<form id="j97d9"></form>
      <address id="j97d9"><nobr id="j97d9"><menuitem id="j97d9"></menuitem></nobr></address>

        <address id="j97d9"><nobr id="j97d9"><meter id="j97d9"></meter></nobr></address>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課表查詢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教育視野

          教育視野
          局長推薦|分數和人格、智慧完全是兩回事
          來源:辦公室   發布日期:2018-06-22 10:28:52  點擊:  發布人:admin  

           為什么優秀生會做出“罪惡”的事?

          經常在新聞中看到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年輕人,做出很傻的事情,或者因為在感情上找不到出口,傷害自己或傷害別人,甚至是自己的親生父母。這些現象會使人懷疑,現代年輕人的價值觀是不是出現了問題?

          我個人覺得,年輕人本身是無辜的。

          價值觀的形成是一個過程,我們看到那些令人錯愕的行為,是一個“果”,而真正需要探究,則是形成這個“果”的“因”。

          在長期唯考試導向的教育體制中,我們是允許學生升學科目得滿分,在道德、人格、感情培養的部分,根本可以是零分。因此產生這些現象,錯愕嗎?我一點也不覺得。

          這個問題不是現在才有,在我那一個年代就開始發生。我們很少思考為什么要孩子上好的高中、好的大學?

          譬如我從事藝術工作,關心的是創作力,關心人性的美,我在不同的學校教過,從聯考分數最低的學校到聯考分數最高的學校。以我所教授的科系而言,我不覺得這些學校之間有太大的差別。

          如果你實際接觸到學科分數低的學生,就會知道,他們沒有花很多時間準備考試,相反的,他可能花很多時間在了解人。譬如說看電影或者讀小說,從中就有很多機會碰觸到人性的問題。

          可是專門會考試的學生呢?往往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一九九八年發生震驚臺灣社會的“王水事件”,一個女孩子因為和另一個女孩子與同一個男友交往,在慌張之際,就把化學方面的專長用出來,她調出了“王水”,犯下謀殺案。

          我們可以說,她的專業知識分數非常高,但她在道德跟情感處理上是零分。

          她是壞或是殘酷嗎?我不覺得,她根本沒有其它選擇。平常她缺乏對人性的了解,根本不知道怎么辦。所以最后警方帶她到現場時,她很茫然;她當然茫然,因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這些個案是我們說的“好學生”所為,他們要進的科系和研究所,都是最難考的,他們從小就埋頭在升學、考試里,忽略了其它。從很多年前我就很怕這樣的人,我覺得這樣的人一旦犯罪,對于“罪”的本質,完全不了解。

          所以我一直覺得,如果要指責這樣的事情,矛頭應該是指向一個教育的架構,這個架構教育出一批批像這樣非常奇怪的人。

           

          分數和人格、智慧完全是兩回事

          我自己在十三四歲的時候,我很苦悶。我相信凡人處在一個生理發育、轉變的時期,就是他最敏感的時候。

          不只是身體開始變化,聲音變粗,性征出現,等等,更重要的是他開始意識到自己身體的存在性。我想,中外古今所有的重要時刻,就在此時,也就是啟蒙時刻。

          在那個時候,我感覺到身體的苦悶,卻無法解答。因為生理的苦悶引發我開始去思考人到底是什么,我到底是動物還是人?我的精神在哪里?我的精神向往和肉體的欲望沖突得很嚴重。

          我不知道女孩子會不會這么嚴重,以男孩子來說,包括我和我的同伴,都是非常嚴重的,那是一種來自生理上奇怪的壓力。

          于是我很自然地就找上了文學。我在書店讀文學,在文學里削減了許多欲望上的苦悶,并嘗試去解答自己從何而來,要到哪里去,我是什么,這些難以解答的課題。

          因為這樣,有一段時間,我原來很好的功課就耽誤了,幾次考試都非常糟。我因此被學校、被家里指責成一個壞孩子。我想,在那一剎那之間,我是非常容易變壞的。

          幸好文學救了我,讓我有足夠的自信,不但沒有變壞,并且在文學中得到很多關于人生課題的解答。

          同一個時間,我的同伴一頭鉆進考試里。這些同學,今天我回頭去看的時候,發現他們都過得不快樂。

          他們考上了最好的高中、最好的大學,有些也出國留學回來了,但對于感情或是婚姻各方面發生的問題,他們都沒有辦法面對。對于人性和真正的自我,他們始終沒有機會去碰觸,因為考試不會考。

          我們評判一個學生是壞學生,因為他的分數不夠,可是他對人性可能已經有很豐富的理解;我們評判一個好學生,也是用分數,卻不代表他有能力面對情感和倫理的種種課題。

          分數和人格的發展絕對是兩回事,知識完全不等于智慧,也完全沒有辦法轉換成智慧。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些好學生、好孩子即使犯案,手法都是最笨的。他跑到PUB去,在電梯內搶劫,當場就被PUB里的人抓到。是悲劇吧!卻令人難以同情。

          這個社會一直在制造這樣的一批“好學生”,他們本身也洋洋得意,因為一路走來是被捧得高高的“資優生”,他們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有問題。

          我要呼吁的是,所謂的“明星學校”從來沒有給你任何保障,知識分數越高的人,自己越要特別小心,因為你將來要面對的生活難題,都不在這些分數里面。

           

          為學校豢養“考試機器”是最大的悲劇

          這幾年發生的資優生犯罪事件,正好說明了教育應該拿出來做最好的檢查。為什么在這個教育系統中,連知識分子的自負都消失了?

          以前作為一個知識分子是“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有些事是知識分子不屑做的,為什么這種“士”的自負在校園中式微了?我覺得,這是教育本質上的最大問題。

          當然,這幾年來,有很多人在做亡羊補牢的工作,開始注意到社區活動,開始注意到人文教育、藝術教育,但是我覺得還做得不夠。

          我想強調的是,學校絕對不是訓練一批考試機器的場域,這些孩子不能夠這樣被犧牲。有時,我真的覺得這些豢養考試機器的學校,就像養雞場、養豬場,讓人覺得是一個巨大的悲劇。

          我們應該給孩子最好的音樂、最好的文學、最好的電影,讓他在里面自然地熏陶。而這些,是不能考試的。

           

          你在鏡子前好好凝視過自己嗎?

          我曾幫朋友代課,帶大學舞蹈系先修班的大一孩子。因為要代三個星期的課,我很想認識他們,所以請他們畫自畫像,然后準備兩分鐘的自我介紹。他們不是美術專業學生,當然自畫像畫得不是很好,我只是希望他們可以在鏡子里看看自己。

          課后,好多學生告訴我,這是他第一次透過鏡子好好看自己。如果一個人從來沒有好好地在鏡子里看過自己,他對自己是非常陌生的,而這是多么危險的一件事。

          一九九八年的林口弒親案,一個十九歲的孩子和同伴聯手殺害熟睡中的雙親,后來母親醒來,向他們求饒,他的同伴不敢下手,因為同伴常常去他家,媽媽對他們很好,最后居然還是這個孩子親自動的手。

          我想,他從來沒有在鏡子里面對自己吧!他自己的美或丑、他自己的殘酷或溫柔,他都不了解。所以當他做出這樣的事時,可以無動于衷。人真的應該常常在鏡子中面對自己,思考自己的可能性。

          當我在課堂上,請學生做這個作業的時候,幾乎有一半的學生最后都哭了。我才發現他們內在有一個這么寂寞的自己,是他們不敢面對的。原本限定兩分鐘的自我介紹,最后我們都停不下來。

          還有一些學生完全不肯講,上臺以后,只看到淚水在眼眶里打轉,一句話也不說。我當時也沒有強迫他們講。

          到了第三個禮拜,我私下和這一批學生吃飯,最后他們說了,我才知道這些不說話的孩子有這么多的問題。他們的父母、老師聽過這些話嗎?沒有。在升學體制中,沒有人給他們這樣的管道。

          學校的輔導室是空設的。要真正去發現他們,用藝術的方法引導他們,把他們內心的東西引出來才有意義。因為這些說不出口的話,積壓到一定的程度,會出事情的,這令我非常擔憂。

           

          學校無能為力,要依靠家庭、扎根生活

          整個社會物化的速度越來越快,教育也越來越無能為力。很少人會有勇氣去對抗這個制度,你怎么敢對一個高中生說:你不要考試,不要升學,你現在正是最敏感的年紀,應該去畫畫,去讀小說。

          我也不會鼓勵學生去對抗制度。雖然我自己是這么做的。

          只是我也要誠實地說,這么做很危險,真的要非常小心。老師一定要是人師,教育本身就是對人的關心。當然,在體制內做最大的爭取與改革,不能只靠老師,而是更多依靠家庭。

          臺灣戲劇教育家俞大綱先生對我說,他爸爸媽媽喜歡看戲,經常帶他一起看戲、講戲,他就變成戲劇專家了。

          他的教育是在日常生活中耳濡目染的,從來不是拿著書本上課,所以你聽他講李商隱,一首一首講,不需要看書,因為從小爸爸就是跟他一面吟詩,一面唱戲,把李商隱講完了。

          我想,一個好的人文教育,還是要扎根在生活的土壤里吧。

          如果你的心被物質塞滿了,最后對物質也不會有感覺。就好像一個吃得很飽的人,對食物不會感興趣。當一個孩子要什么就有什么的時候,最后他會非常不快樂,這種痛苦是他的父母無法了解的。

          西方的工業革命比我們早,他們已經過了那個比較、欲求的階段,反而回來很安分地做自己。我覺得每一次重回巴黎最大的快樂,就是可以找回這么多作為“人”的自信。

          譬如冰淇淋店的老板,賣沒有牛奶的冰淇淋,幾十年來店門前總是大排長龍。但他永遠不會想多開幾家分店。他好像有一種“夠了”的感覺,那個“夠了”是一個很難的哲學:我就是做這件事情,很開心,每一個吃到我冰淇淋的人也都很快樂,所以,夠了。

          這種“夠了”的快樂,是我一直希望學到的,也希望給身為父母者一點思考。

          作者:蔣勛

          文章來源:守望新教育。以上圖文,貴在分享,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內容為作者觀點。


          工作計劃移動校訊通 電信校訊通
          校       訓:發  憤  為  雄 學      風: 好學 知恥 力行
          教      風: 博學 敬業 奉獻
          校      風: 和諧 進取 創新
                           
          版權所有 © 江蘇省華羅庚中學 [ 1999-2018 ] 學校地址:常州市金壇區西城街道沿河西路77號 郵編:213200 電話:0519-82884106    蘇ICP備 05002779 號    

          蘇公網安備 32048202000066號



          bbin彩票 昌都 蓬莱 双鸭山 松原 湖北武汉 济南 平顶山 青州 嘉峪关 博尔塔拉 邢台 义乌 瑞安 舟山 和县 德清 博罗 吐鲁番 绵阳 肇庆 宜都 鄂尔多斯 鹰潭 鹰潭 吉安 西藏拉萨 三沙 芜湖 寿光 巴彦淖尔市 通辽 庆阳 永康 鹰潭 阿勒泰 高雄 芜湖 茂名 东海 邯郸 青州 衢州 荆门 单县 漯河 雄安新区 包头 琼中 白沙 葫芦岛 阿里 淮北 金昌 淮安 南安 蚌埠 巴彦淖尔市 泗洪 牡丹江 丽水 梧州 庆阳 邹城 衡水 西藏拉萨 百色 宿迁 河源 濮阳 广西南宁 柳州 永康 定安 新疆乌鲁木齐 上饶 台北 新沂 威海 赤峰 盘锦 台南 柳州 鹰潭 台山 固原 包头 澄迈 保定 延边 中山 台中 象山 开封 宜昌 琼中 阜新 海门 喀什 山西太原 庄河 沧州 改则 百色 江苏苏州 临猗 南平 广州 永州 湛江 攀枝花 单县 兴安盟 濮阳 山西太原 顺德 防城港 图木舒克 株洲 三沙 舟山 安庆 枣阳 赤峰 日喀则 宜春 本溪 辽宁沈阳 博罗 东营 铜川 贵州贵阳 海东 燕郊 盘锦 桐乡 厦门 武夷山 绵阳 诸暨 三门峡 雅安 昌吉 济南 娄底 辽阳 神农架 湖南长沙 儋州 铜川 大理 抚顺 邵阳 齐齐哈尔 慈溪 黄石 承德 佛山 长兴 广元 招远 浙江杭州 北海 西双版纳 任丘 巴彦淖尔市 鸡西 邵阳 保定 河池 日喀则 海西 通辽 十堰 寿光 燕郊 高雄 桐乡 沧州 迪庆 朝阳 鞍山 莱芜 正定 曲靖 吉林长春 张家界 乐清 延安 海西 涿州 丽江 泗阳 宿州 石狮 慈溪 灵宝 宜宾 徐州 绥化 如东 云浮 厦门 吉林 扬中 仙桃 山西太原 余姚 汕头 运城 焦作 桂林 和县 通化 大理 迁安市 垦利 哈密 定州 滕州 沛县 贵港 九江 陇南 焦作 福建福州 万宁 琼中 巢湖 昌都 十堰 焦作 台北 柳州 顺德 聊城 鸡西 通辽 甘南 青州 马鞍山 永州 辽阳 绥化 铜川 安康 衢州 晋城 晋中 禹州 济源 马鞍山 开封 包头 澄迈 灵宝 海西 长治 温州 五家渠 永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