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j97d9"></form>
      <address id="j97d9"><nobr id="j97d9"><menuitem id="j97d9"></menuitem></nobr></address>

        <address id="j97d9"><nobr id="j97d9"><meter id="j97d9"></meter></nobr></address>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課表查詢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教育視野

          教育視野
          局長推薦|教育應該讓誰“滿意”?
          來源:辦公室   發布日期:2019-01-04 10:42:58  點擊:  發布人:admin  

           現實中的“人民”由無數個利益、價值、文化、素養各不相同甚至相互抵觸的“團體”“個人”組成,教育訴求大相徑庭,甚至判若云泥。所以,辦教育往往陷入兩難,甚至多難的尷尬。

          教育應該讓誰滿意?

          教育應該讓誰“滿意”?當然該讓“人民”滿意,辦“人民滿意的教育”是近年教育界的共識。為“人民”辦教育是天經地義的理論正確,讓“人民滿意”是各級學校的辦學宗旨。

          問題是,“人民”是個復雜的想象共同體,均勻、單一、同質化的“人民”并不存在。改革開放后,社會分層,利益分化,價值多元,現實中的“人民”由無數個利益、價值、文化、素養各不相同甚至相互抵觸的“團體”“個人”組成,教育訴求大相徑庭,甚至判若云泥。所以,辦教育往往陷入兩難,甚至多難的尷尬。讓這一批“人民”滿意了,往往就惹惱了另一批“人民”。

          比如,公辦學校要“減負”,下午三點半放學,部分人民拍手稱快,因為他們正要送孩子去興趣班提高班,另一部分人民怒火中燒,因為他們或沒時間接送孩子,或沒錢送孩子上補習班;整治課外補習機構,一部分沒錢上補習機構的人民紛紛點贊,另一部分有錢的人民則公開反對;取消學科競賽,按學區搖號招生,孩子學習平平的普通家長歡天喜地,孩子有學科特長的學霸家長捶胸頓足。

          教育從來沒有像現在如此“眾口難調”。世上難得兩全策,不負如來不負卿。教育要想讓所有“人民”滿意,不僅不現實,也不可能。若能讓大部分“人民”基本滿意,就謝天謝地了。

           

          少數“人民”綁架多數“人民”的教育

          辦“人民滿意的教育”是理想;辦“家長滿意的教育”是現實。

          當下,理論上看是政府、校長、老師在辦教育,實際上是家長們在辦教育。政府的教育方針、政策越來越被家長影響;學校的辦學行為、措施越來越被家長綁架,這是顯而易見的現實。

          綁架一:減負

          減負的最大阻力不是來自師生,也非政府,而是家長。往往是政府和學校減負,家長強烈要求“增負”。前段時間,教育部在兩會期間出“減負”新政,引發抵制的聲音,不少主張“增負”的文章一度刷屏。這類文章的核心觀點是:“減負”是一場巨大“陰謀”:“減負”是富人針對窮人家孩子的一場陰謀,想堵塞窮人家孩子的上升通道;“減負”是西方國家摧毀中國教育的巨大陰謀,想削弱中國的核心競爭力。

          最近有個真實案例:本地某初中,學生早上七點半到校,下午五點放學,部分初三家長圍堵學校,要求晚上七點放學,因為當地某民辦學校是晚上八點放學。有這么多親生父母拼命剝奪孩子游戲和休息的權利,這個世界怎么了?

          從概率論來說,按現行的“成功”標準(上名校、考名牌、一線城市有房有車),無論家長和孩子如何拼命,絕大多數孩子將毫無懸念地成為失敗者。為了讓孩子“贏在起跑線上”,結果可能是“輸在終點線”,“病在起跑線”甚至“瘋掉在起跑線”。

          綁架二:補課

          政府禁止學校補課,尤其是利用節假日補課。可現實是,絕大多數普通高中和部分初中,都在假期瘋狂補課。有的學校一周休息半天,有的兩周休息一天,有的一個月才休息一天。不補課不行,因為別的學校在補,不補課的學校甚至遭到家長“投訴”。

          一次,筆者接到某家長的電話:

          家長:老師,為何不利用午休讓學生集中在教室學習?

          老郭:學生需要適當休息,勞逸結合。

          家長:趴在桌子上休息一會就好了,剩余時間可以組織學生寫作業,老師一邊維持紀律一邊輔導。

          老郭:老師也需要休息啊。

          家長:聽說某某學校就是這么做的,人家學校成績可好了,你們要多學習。

          老郭無語凝噎。

          綁架三:教育收費

          現在的學校只要涉及“收費”,往往遭遇投訴。

          收取一定的教輔資料用費(比外邊書店便宜),家長投訴學校增加學生經濟負擔;學校只好推薦相關教輔,又投訴老師和書店串通;老師不再推薦特定教輔,家長投訴老師不負責任;過去節假日補課適當收費(比補習機構便宜太多),又被投訴“亂收費”;學校不補課了,家長又投訴學校不負責任。最后,逼得不少學校免費補課。

          綁架四:集體活動

          集體活動游是學生時代最寶貴的財富,也是達成教育目標的關鍵環節。一直以來,春游、踏青、學雷鋒都是80后、90后滿滿的回憶。可如今呢?一是為了所謂“安全”,二是擔心被“投訴”,這些教育內容都淡出了。有的學校要求在校園內開展學雷鋒活動,每到三月份,老師辦公室一天能被學生擦幾十遍,而一出校門幾十米,遍地垃圾無人問津;有的地市規定,校外活動一律上報市教育局,導致不少學校不敢組織任何校外活動。這自然是部分學校和主管部門出于免責的“懶政”,同時也凸顯了家長們“投訴”的巨大威力。

          綁架五:體育課和體育競賽

          教育不能沒有體育,沒有體育的教育不僅是殘缺的,也是不可持續的。體育活動中不可避免會出現意外傷害。歐美國家很少會因此投訴學校,可我國卻有不少奇葩“人民”,孩子在學校出現輕微的跌打損傷,家長提出天價索賠者不乏其人,訴諸于法院的也不罕見。

          如此一來,跳山羊、擲沙包、跳大繩、三級跳、鐵餅、單雙杠、3000米、越野長跑、足球賽先后退出了體育課和體育比賽。有的小學為了避免學生課間奔跑導致跌倒,甚至規定學生課間不能下座位,上廁所的同學需要舉手“報告”才能下座位。如此的“圈養”教育也可以說是少部分家長綁架的后果。

          可見,由于民粹主義的強大影響力,會哭的家長有奶吃,少數會鬧的“人民”可能會綁架多數沉默的“人民”。現在學校有成為“無限責任公司”的趨勢,“無限責任”意味著“無限風險”,部分學校出于免責和自身安全的考慮,放棄應有的職業操守和教育立場,逐漸向“佛系學校”轉變也就不奇怪了。

          因此,影響教育方向的從來不是學生和老師,過去是政策,現在又加上了資本,這二者都開始服務于“人民”中的部分家長。很簡單,政策的目標是要贏得政績,而政績的重要標志是家長的“口碑”;資本的目標是獲取利潤,而利潤全靠收割家長的“焦慮稅”。

          當然,家長內部,也不都是急功近利、患得患失、三觀不正的焦慮“人民”。明辨是非,目光長遠,心胸寬廣的“人民”仍然是主體。只是,這部分家長是“沉默的大多數”。畢竟,“投訴”的成本無限低,而解決“投訴”則要付出高昂的代價。如此以來,多數“人民”被少數“人民”綁架,也就不奇怪了。

          教育不應過分強調“功能”

          著名教育學者吳非老師說:要辦人民滿意的教育,要辦為民族國家的未來負責的教育,也要辦為教師職業生命負責的教育。這實在是切中時弊。所以筆者以為,健康的教育要兼顧家長的功能需求、孩子的體驗需求、老師的職業需求,同時更要承擔終極使命。

          下圖:教育的“功能”與“體驗”的組合關系。

          A區,理想區,高功能,高體驗

          B區,輕松區,低功能,高體驗

          C區,沉重區,高功能,低體驗

          D區,糟糕區,低功能,低體驗

          現實是:當下的基礎教育過于強調功能需求,忽略了孩子的體驗和感受;現在的中小學迎合家長的功能需求,犧牲老師的職業體驗;管理層過分突出教育的短期效果,淡忘了“百年樹人”的長期使命。教育在博弈中逐漸扭曲,距離“立德樹人”的初心可謂漸行漸遠。

          教育片面迎合家長,未必能讓學生滿意,讓老師滿意,未必有利于民族國家的未來,甚至最終也難以讓被迎合的家長獲得真正滿意。

          孩子的成長是家長、孩子、老師、政府共同的事業,三者的目標在根本上是一致的,但在實踐中,四者的目標卻又嚴重錯位。

          從博弈論的角度看,博弈的參與者會選擇短期利益優先的策略。即:家長更關注教育的提分功能,孩子更在乎教育的體驗,教師更關注職業回報,政府更關注執政政績和社會和諧。

          因此,為了讓孩子“增分”,家長可能會選擇犧牲孩子的“體驗”;孩子們為了“快樂”體驗,可能會逃避家長和老師的高壓;教師為了謀求職業回報,可能會迎合家長;學校為了生源和考核,往往選擇迎合家長;政府為了政績的短期利益,往往也會選擇滿足家長。博弈的最終結果是,幾乎全部壓力都堆到孩子身上,這一代人的教育成為了純“單一應試功能”教育,出現了以下弊端:

          其一,教育的功能日趨狹窄化。德智體美勞只剩下智育,智育只剩下考試科目,考試科目只剩下解題訓練,全面發展退化成為片面發展,全體發展墮落為尖子生發展。高分高能是傳說,高分低能不稀罕,低分高能被消滅,低分低能很普遍。

          其二,學生學習、家長陪學、教師教學的體驗日趨痛苦化。

          學生:學生學習時間無限延長、作業無限增多、考試無限頻繁、心理疾患學生日益增多,頻頻發生自殘自虐甚至自殺事件,部分學生在重壓之下和老師家長發生暴力沖突,釀成悲劇。

          家長:家長陷入舍命陪學習、玩命陪作業、重金購買課外補課的狀態,為陪孩子寫作業,不少家庭幾代人輪番上陣,陪出心臟病的已不是傳說。

          教師:教師的生態環境日趨惡化,工作時間無限延長(很多學校的班主任開啟7*24小時,白加黑工作模式。),職責無限擴大,工作獨立性無限縮小,同時其物質和精神回報雙重劣化,年輕男性教師比例銳減,普通中小學教師清一色“娘子軍”,這正是教師職業回報惡化的例證。

          其三,教育從育人不倦變成毀人不倦。教育的本質是發現人,成全人,如果教育成了限制人,毀滅人,那就走到了反面。大量學校正淪為剝奪學生學習能力、湮滅學生學習興趣的流水線,此種學習正在批量制造大量識字的文盲,此等教育由薪火相傳、文明傳承的工具墮落為毀滅文化、摧毀文明的幫兇。

          教育是“百年樹人”的事業,應該是慢的藝術,可是壓力和焦慮使教育參與者失去耐心。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去年有家長致電某老師:孩子想提升文化課分數,能否輔導兩小時,提高三十分。急功近利已到愚昧無知的程度。

          教育如何回歸“初心”?

          第一,需要凝聚常識。

          凝聚共識需要理性,回歸初心需要合力。盡管要讓利益不同的各種“人民”認同教育的最大公約數十分困難,但還是要普及常識,尤其是普及孩子成長的基本常識,最大程度批判實用主義、功利主義、社會達爾文主義對教育常識的蠶食。批判的武器從來進程緩慢,思想的啟蒙仍然艱難,教育常識需要“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

          第二,需要多維評價。

          部分“人民”能夠綁架教育的辦學方向,關鍵還是重知識、唯分數、唯結果的評價體系起決定作用。新高考改革的方向之一就是建立綜合評價的錄取體系,把學生的平時表現、學業水平、綜合素質和高考成績結合起來,實行多維度綜合評價的錄取制度。多維評價的錄取制度,會引導家長和學校更重視學生的學習過程和學習體驗,一定程度上遏制唯分數論導致的教育功能窄化和學習體驗劣化。在信用體系尚不健全的當下,此項改革會十分艱難,但無疑已行走在正確的方向上。

          第三,需要教育定力。

          家長需要定力,要放寬視野,從更寬廣的領域,更長遠的眼光看待孩子的成長。既然有“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舍命拼搏,也該有“條條大路通羅馬”的理性準備。“望子成龍”固然可以理解,“防子發瘋”自然也須提防。

          學校和老師需要定力,回歸教育規律和教育常態。如果家長無法遏制短期牟利的教育沖動,學校就該堅守教育底線,而不是與家長合謀。

          監管部門需要定力。一是對于某些“人民”的所謂“投訴”,要理性看待;二是對學校和老師的業績考核,淡化結果評價,加強政策監管;三是切實落實教育法規。教育法規汗牛充棟,但大多是“軟法”,期待國家像治理霧霾一樣治理教育界的“霧霾”,像落實“八項規定”一樣落實教育法規。

          也許,有一天,支撐學生學習的不只是排名,而是興趣;推動家長擇校的不光是分數,還有孩子的愛好;鼓舞老師工作的不僅是獎金,還有職業的熱愛。可能那一天,遙無可期,但是那一天,值得努力。

          本文作者:郭山,河南省安陽市第一中學

          本文來源:隱蔽的歷史(ID:ayguoshan

          工作計劃移動校訊通 電信校訊通
          校       訓:發  憤  為  雄 學      風: 好學 知恥 力行
          教      風: 博學 敬業 奉獻
          校      風: 和諧 進取 創新
                           
          版權所有 © 江蘇省華羅庚中學 [ 1999-2019 ] 學校地址:常州市金壇區西城街道沿河西路77號 郵編:213200 電話:0519-82884106    蘇ICP備 05002779 號    

          蘇公網安備 32048202000066號



          bbin彩票 西双版纳 山南 库尔勒 牡丹江 黄冈 滁州 长葛 贵港 南平 扬州 常州 济源 临猗 金昌 辽源 汉中 丹阳 玉溪 台北 金昌 曹县 河北石家庄 惠州 雅安 巴彦淖尔市 克拉玛依 曲靖 丹阳 邹平 嘉峪关 韶关 禹州 高雄 秦皇岛 菏泽 淄博 武威 咸阳 濮阳 宝鸡 荆门 阿勒泰 海西 白银 莱州 和县 义乌 驻马店 云浮 张家界 陵水 朝阳 正定 张掖 丽江 陕西西安 大连 遂宁 锡林郭勒 台州 贵州贵阳 铁岭 东方 哈密 岳阳 新泰 黔东南 莱芜 仁寿 吴忠 湘西 潜江 深圳 攀枝花 明港 三河 明港 东阳 无锡 海拉尔 黔西南 湖南长沙 赣州 铜仁 滕州 邳州 呼伦贝尔 顺德 烟台 宁夏银川 余姚 九江 温州 苍南 慈溪 丹东 启东 崇左 贵港 德州 盘锦 公主岭 徐州 泉州 潍坊 那曲 靖江 荆门 晋江 三亚 荆州 燕郊 三亚 改则 常州 曹县 和田 防城港 海丰 汉中 象山 渭南 中卫 三沙 吉安 儋州 佛山 赣州 济宁 临沧 偃师 抚顺 厦门 河源 临夏 吉林 延边 邵阳 三沙 来宾 公主岭 赤峰 鄂州 澄迈 台州 石嘴山 娄底 眉山 安吉 燕郊 绍兴 湖南长沙 定西 甘南 宿州 溧阳 丽江 抚顺 云浮 日土 大庆 公主岭 吉安 吕梁 绍兴 河北石家庄 唐山 汝州 杞县 葫芦岛 莱州 定西 辽源 苍南 娄底 儋州 永康 三门峡 鸡西 酒泉 灌南 阿拉尔 果洛 马鞍山 鄂尔多斯 乐山 湖南长沙 广元 泉州 攀枝花 保亭 衡阳 白银 广西南宁 蚌埠 武安 柳州 台州 眉山 大理 亳州 安阳 昭通 湖北武汉 杞县 山东青岛 江西南昌 温岭 莱芜 汕尾 嘉善 姜堰 台北 三门峡 赤峰 平凉 漯河 万宁 宁夏银川 黔南 保定 丹东 南京 武夷山 景德镇 鄂州 白山 广饶 沧州 乌兰察布 铜仁 吉林长春 保定 芜湖 绵阳 黄冈 包头 永州 毕节 黑河 楚雄 海丰 铁岭 威海 荣成 泸州 赤峰 承德 温岭 济南 清远 延边 绍兴 神农架 威海 高雄 昭通 永州 酒泉 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