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j97d9"></form>
      <address id="j97d9"><nobr id="j97d9"><menuitem id="j97d9"></menuitem></nobr></address>

        <address id="j97d9"><nobr id="j97d9"><meter id="j97d9"></meter></nobr></address>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課表查詢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理論動態

          理論動態
          局長推薦|我們需要什么樣的學習空間?——從核心素養看學校設計
          來源:辦公室   發布日期:2018-05-03 10:13:50  點擊:  發布人:admin  

                 當我們把未來的學習方式更多定位于一種「生產者學習」的時候,那么空間與教育技術一方面將助力于這樣的「生產過程」,并顯現出更為強大的支持性能量,空間與技術本身也會因帶著教育意圖和目的而成為學習者所生產的「產品」教育是面對未來的一個活動。那么今天我們就必須去設想對于「未來社會人才勝任力」的展望。

          勝任力在英文中是Competency」,我覺得它有兩個角度來翻譯:對社會來講它是勝任力;對個人來講它是核心競爭力。

          對比一下幾個主要國家在過去的一段時間內,對「未來核心素養」提出的一些觀點:

          這是2020年未來工作技能

          這是2013年發布的軟技能」。有人說,今天的軟技能已經和專業技能同樣重要,甚至超過了專業技能。

          這是美國macpa發布的

          這是美國國家科技院發布的21世紀核心能力

          從為工業時代大批量專業化人才需要,到如今人工智能時代培養核心素養的需要,我們可以看到,70年代之前,我們學校教授知識;在70年代到90年代,我們教授的是技能;到今天,互聯網和數字技術為社會帶來如此大變革的時候,我們教授的,應該是學習體驗

          從甲骨文記事,一直到富媒體的時代,其實這里面,最重要的是「信息傳播方式」「傳播速度」放生了很大的改變。

          我特別相信的一句話是生產力的變革是因為信息的傳播方式和傳播速度。

          在這里面,所有這些方式方法帶來的巨大變革的作用是什么?其實就是用來「記錄和閱讀世界」。

          從甲骨文也好,從富媒體也好,只不過是讓我們的記錄手段變得更加豐富。

          所以從多媒體的角度來講,今天我們的孩子必須學會用多媒體的方式來記錄這個世界

          所以,這個時候很多人會說,知識和技能到底是什么樣的關系?

          「知識和技能是互生互長的」,擁有知識可以促進技能的發展,掌握熟練的技能為獲取知識提供良好的工具。

          20世紀70年代之前,我們形容一個人的時候,是「知識淵博」。那么這個階段我們的評價是放在知識的模塊中。

          70年代到90年代,我們評價這個人會用「能力很強」。是因為他在單位的時間內,可以處理更多的信息。

          對應到我們教育發展的角度,如果把這些劃分一個區間,在70年代之前,我們學校教授知識;在70年代到90年代,我們學校教授的是技能;到今天,互聯網和數字技術為社會帶來如此大變革的時候,我們教授的,應該是「學習體驗」

          所以這些也是我們對于學校的一個再思考。

          那么在這里,還是那個問題,「什么是技能?」

          技能是人的一種應激反應,技能的評價方式,實際上應該是從知識的準確度向熟練度在過渡。

          所以在這里有一個很重要的變化。我們今天經常講,「教學設計應該面向學生為中心」

          但事實上,我們今天的「教學設計應該是面向活動」,因為只有有經驗的人才知道,用什么樣的活動才能夠幫助學生獲取什么樣的技能。

          這個是美國21世紀教育科學院給出的,通過解決問題、協同解決問題、數字網絡學習完成相應能力的獲取。

           

          重新設想學校:我們的學校應該提供什么?

          「學校的優勢」在于,學校是人群的聚集地,以及不同年齡結構的人群聚集地,提供了學習氛圍和專有教學場所。

          學校「提供」什么?

          提供結構化的學習體驗:這種學習體驗不像今天看到的培養方案僅僅局限于知識,它包含了社團活動、體育活動,包含了許多我們認為對學生成長的技能培養有益的學習體驗。

          提供整合式學習體驗

          提供豐富的教學互動

          提供學習空間和學習氛圍

          培養學生的專注力:在最近,我們聽到很多碎片化學習的言論。對于學生,我并不覺得這樣很好。學生的學習任務就是他的主要任務,這需要專注,他需要大塊的時間去完成這件事情,這個時候他才更有學習效率。

          幫助學生成為專家型學習者:這個是很關鍵的。專家型學習者他在學習的時候可以從這個過程中獲得娛樂的體驗。什么是專家型學習者?他要了解自己,知道自己的學習目標、學習任務、學習方法和學習場景,有很好的自控力。所以對于學校來講,要根據不同學生的學習特點,通過學習環境的設計為他們提供支持。

          幫助學生構建個人知識管理體系,以學習成果引導學生個人知識管理體系的構建:今天的信息獲取變得異常容易,我們會發現保存信息的能力越來越弱。這就需要我們學校最主要的知識管理機構——圖書館,從公共圖書館向個人圖書館去轉變。

          提供基于核心競爭力的認證

          所以在這個問題上,中國是有它獨特的「模型和特色」,這是我們必須去考慮的。

          比如說,中國人多,我們的教學資源相對而言是比較稀缺的,所以我們基本上是大班教學。

          這些也就導致了我們的課堂「教學改革」比較困難:

          教師不具備21世紀所需要的思維框架:二十一世紀核心競爭力是一種技能,思維技能其實它是一種框架,它需要反復訓練才能夠習得這樣的框架,而這個時候需要更高思維能力的人去指導它。其實很多時候,我們老師是不足以勝任這樣的任務。這就是為什么北京很多中學招來中科院、北京大學教授級的老師來指導學生,比如北京十一學校、三十五中,可以很快打破原有的教育模式。

          班級規模大,小班教學難。

          教室的面積有限,設施阻礙教學方法變革。

          服務人員比例低,無法給教師有效的支持。像大學,普林斯頓大學和哈佛大學,它的行政后勤人員的比例和學生比例要么是1:1,要么是1:2。也就是1個行政人員服務1到2個學生,這個時候所有的分工才能更加細化,老師才能專注于教學和教學模式的探索。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我們的課堂改革相對而言是比較難得。

          我們需要什么樣的學習空間

          「學生」是學習的主體,「教師」是學習活動的主導者。學生和教師是學習空間的使用主體,管理者是學習空間的主導者。

          所有學習空間的建設都是「管理者相關」的,這就決定了很多教學改革能否很順利的進行下去。 能否消除管理者對于空間使用的擔心決定了空間的利用率。 

          技術環境的「穩定性、可持續性」決定教師是否使用這個技術。 學習空間的管理、維護成本的高低決定了管理者是否能夠給老師提供更好的服務

          「學習空間建設目標」:

          促進教師的教學方法改變

          促進學生進行生成性學習

          空間的促進學生進行表達

          空間的建設幫助教師進行行為引導和監督

          空間的建設幫助教師進行形成性評價

          空間的建設幫助能夠使的知識評價轉向能力評價

          現在「空間管理所面臨的問題」

          學習空間阻礙教學方法變革

          學習空間的電子設備增多,學習成本高昂

          學習空間的連接節點增多,故障率高

          學習空間的故障出現后,診斷復雜

          教學要求迅速解決故障,但更換設備手段麻煩,影響教學 

          空間種類多,管理維護復雜,尋找可用空間困難 

          空間預約流程復雜,造成人力資源浪費 

          空間使用情況不透明,造成空間浪費 

          空間服務不及時,服務情況及記錄難以追蹤 

          不能夠及時監測環境情況,容易造成資源浪費 

          空間管理不夠人性化,實用性較差,選位劃位困難

          認識「技術所扮演的角色」

          技術是參與管理的工具

          技術是參與表達的工具

          技術是參與創作的工具

          技術是參與記錄的工具

          技術是參與評價的工具

          他不是參與社交的工具,社交需要學生面對面的交談才能夠習得。

          我理解的「學習空間建設目標」是:

          能夠隨時隨地讓學生和老師互動分享數字化成果和分享思維學習空間

          能夠讓學生隨時隨地面對面討論而滿足各種討論形式空間

          能夠讓學生更多參與以團隊為形式的競技活動的空間

          能夠平衡傳統的慣性和未來學習的學習空間

          向實體空間無限制逼近虛擬空間

          提供標準化計算環境的虛擬空間

          能夠消除管理者擔心的學習空間管理能力

          能夠降低管理者管理維護成本的學習空間

          在學習方式快速迭代的今天,學校空間與環境的要求也達到了新的高度(包括靈活多變的學習方式,數智校園的逐漸普及,應時的課程設計等),環境設計更加關注教育的使命:學校如何培養孩子的能力,激發學習的動力。未來學校的空間環境,需要為學生的全面發展提供更多的可能。

          我們對空間的思考

           

          教育公共空間

          今天我們為孩子們設計的不僅是校園基本功能,還要為他們的終身學習能力培養提供可能,好讓他們適應這個社會與未來的工作。

          學校建筑設計從封閉的格子型學習空間,逐漸轉型為適應學生習慣的多元組合開放空間,通過技術的合理運用將打開空間的局限空間重組帶動資源的鏈接。學生可以在教室以外的開放空間通過不同的方式獲取一切學習資源,學習才會無處不在。

          為學生提供一種新的學習方式

          加利福尼亞大學的professor Mimi Ito所提出的連接式學習,就是講個人興趣,通過一些現實中的平臺,資源得以延伸發展,并獲得職業,學術上的成就和機會。

          「將原本的交通空間的單一功能得以改善,同時我們也考慮空間帶來什么樣的學習資源,從學習資源出發來設計校園空間環境,將資源內容、學習方式與空間設置緊密結合」,是打造學習生態系統必備條件。資源內容的空間情境化,極大程度上會促進學生的好奇心、創造力培養,并有效提升學習效果。

           

           

          在這里我們將大膽的開放學校場館,學校即為“圖書館”“藝術館”“博物館”,打破資源鏈接的障礙,讓各種資源與校園融為一體,在真實的情境中得以促進師生的學習力和審美力。例如學科步道、博物館長廊、主題化的架空層藝術館……使得學生從校園開始認識世界,將全世界變成學生的學習資源。

          創建學習社區

          建筑設計如何有助于將在線學習等教育技術與傳統校園相結合?我們如何設計學習環境以更好地適應教學和學習最新觀念?「個人化、學生導向教育、邊做邊學、跨學科教育、情感和社交教育」等等這些新的教育理念與培養模式的不斷提出,要求教師必須要了解學生的需求和學習方法,然后采用滿足他們學習方法的方式去教授知識和技能。我們現在可以有各種形式的學習方式,教師和學生之間就需要一種更加自由、更加開放的共享學習空間,這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小型「學習社區」

          如今,「個性化與跨學科學習」成為很多建筑師常常遇到的需求,然而,到底學習空間應該如何支持個性化學習與跨學科教育?在我看來,如今的教育系統是在工業革命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工業化導致過去教育也基本上如同工廠生產產品,學生都在用統一的學習方式學習一樣的東西。然而近年來,無論是教育工作者還是建筑設計師都開始認識到,「學校設計不能夠基于工業化現在我們不應該僅僅思索如何去教,而是應該著重思索學生的學習,究竟是如何發生的」

          充分利用非正式學習空間

          「在學習中,參與是關鍵。」教學模式從傳統“一對多”的說教正轉向以學生為中心、以課題為基礎、側重小組學習的“多對多”的互動,不僅讓教室內的“正式學習”從被動變成主動,也讓教室外的“非正式學習”超越了正式學習陪襯的角色。

          「非正式學習空間」,如咖啡館和公共學習場所已經成為很對學校課堂之外的學習互動空間。現有的學校模型需要將這些空間看作教室的延伸 :而不僅僅是充滿“時髦”家具的場所。

          如今,更多非正式學習行為與傳統教室里的授業解惑等量齊觀,借助實體與虛擬環境的整合,在非正式學習環境中知識的產生、交換和分享已經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強度。

          「或許可以說,教育中不論是正式或非正式學習,學習方法的獲取遠比知識本身的獲取更為重要」。

          面對當代的極速變化,以學習者為中心、實現知識自我構筑的非正式學習模式正在被提升到勢在必行的拐點。而「學習,已經超越了教室的邊界」

          為了設計有效的非正式學習空間,建筑師就需要對細微之處進行反復思考,如良好的聲學環境和流線焦點,以及對課堂環境中學生群體動態學習行為的理解。

          澳大利亞學習與教學委員會(ALTC)的一項研究發現,考慮所有可用的空間,以提供學習或交流的機會,成為很多學校的共同選擇。例如,公共區域,具有聯接功能的走廊和大廳,可以提供點對點的學習交流機會。這意味著「學校可以從其所有的空間中提取教育價值,而不僅僅是教學可用面積(UFA)的傳統觀念」

           

          重塑設計流程

          如果我們正在建一所新學校,「常規流程不外乎」:從用地規劃到建筑設計、室內景觀、再到校園文化裝飾和辦學理念,最后是課程,我們給學生上什么樣的課?我們培養什么樣的孩子?然而這樣設計的新校園,在使用過程中常常備受詬病。

          要打造面向未來的學習生態系統,我們需要這樣的流程:「學校規劃前置:讓學校使用者(老師與學生甚至家長)參與到學校設計中;課程規劃及校園文化設計:從使用需求與教學方法匹配空間設計概念;建筑空間打造」。這樣的流程設計才能促進“建構學習的內容,優化學習的狀態,重塑學習的邏輯,對接21世紀人才培養需要,這些也是必達亞洲歷屆峰會持續探討的話題。

          工作計劃移動校訊通 電信校訊通
          校       訓:發  憤  為  雄 學      風: 好學 知恥 力行
          教      風: 博學 敬業 奉獻
          校      風: 和諧 進取 創新
                           
          版權所有 © 江蘇省華羅庚中學 [ 1999-2018 ] 學校地址:常州市金壇區西城街道沿河西路77號 郵編:213200 電話:0519-82884106    蘇ICP備 05002779 號    

          蘇公網安備 32048202000066號



          bbin彩票 甘孜 天长 泗阳 济宁 库尔勒 吉林长春 临海 海南 图木舒克 肥城 梧州 泰兴 庆阳 简阳 新沂 永康 玉环 宿迁 孝感 台北 昌吉 甘南 安康 图木舒克 日土 甘孜 营口 商洛 荆门 桐城 阿坝 沛县 贵州贵阳 大同 德阳 庄河 果洛 江西南昌 烟台 乳山 迪庆 醴陵 巴音郭楞 项城 晋城 防城港 庄河 云南昆明 济南 邯郸 五家渠 南安 临夏 鹤壁 红河 东海 泗洪 常德 章丘 临沂 白银 大庆 阳春 单县 海南 天门 商丘 广元 姜堰 商丘 神木 张北 滁州 黔西南 海安 肥城 鄂尔多斯 庆阳 晋城 长葛 阳泉 徐州 昆山 海门 遂宁 眉山 宿迁 昌吉 安吉 伊犁 巢湖 定州 蚌埠 永康 永州 吉林长春 顺德 曹县 佳木斯 伊犁 烟台 邳州 唐山 齐齐哈尔 惠州 三明 泉州 呼伦贝尔 玉溪 临沧 北海 安康 锦州 内蒙古呼和浩特 青海西宁 济源 桐乡 黑龙江哈尔滨 朔州 娄底 禹州 白山 黑龙江哈尔滨 临夏 陇南 湖北武汉 西双版纳 新乡 黄石 武夷山 鸡西 博尔塔拉 四川成都 明港 晋江 南平 义乌 邢台 桐乡 四川成都 晋江 宁国 河南郑州 平潭 宜春 株洲 吉安 广元 台湾台湾 香港香港 锡林郭勒 内江 驻马店 启东 枣庄 赤峰 南通 琼海 安吉 保亭 赵县 偃师 克拉玛依 贵港 石嘴山 威海 海安 如皋 德宏 安康 台州 乌兰察布 盐城 湘潭 黄石 安康 仙桃 南通 自贡 金坛 燕郊 定安 伊春 大庆 湘潭 三亚 娄底 宁波 三亚 新泰 泰兴 如皋 珠海 昭通 乌兰察布 荆州 资阳 台中 聊城 肥城 鹤岗 台中 黔南 云南昆明 赣州 潮州 深圳 通辽 乌兰察布 庄河 三亚 济南 洛阳 芜湖 常州 台湾台湾 克孜勒苏 衡水 诸城 神农架 莱州 许昌 海拉尔 延安 天水 武威 赣州 阳春 崇左 吉林 梅州 肇庆 西双版纳 湘西 广西南宁 南阳 扬中 淮安 宿迁 吉安 邳州 迪庆 东台 莒县 大连 抚州 海门 三门峡 鹰潭 平潭 云浮 邵阳 长治 韶关 滁州 安吉 甘南 恩施 泰安 靖江